小型立式加工中心,工业机器人,NC数控系统

avatar
avatar
飞悦数控
177
文章
0
评论
2019年3月24日09:03:44小型立式加工中心,工业机器人,NC数控系统已关闭评论 4288字阅读14分17秒

「アー、黄色だ」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以前读过一些中文资料介绍发那科,不过很多内容都比较旧,也有很多内容有偏差,将来他们也不会负责,非要弄个大新闻多不好。虽然笔者曾在发那科headquarter的机床开发部门工作过三年有余,但是本文主要内容都是在日经那篇新闻纪事以及业内共识的基础上来谈,不会透露其他内容。文中一切观点仅基于我个人主观理解,请勿将此文当作科普文,请当作一篇地摊儿文学,如有描述谬误之处希望指出,谢谢

本文欢迎转载,但请注明作者姓名,参考资料及出处。本文转载自知乎东京biang哥

发那科的产品宗旨以及三个主要事业部门的代表性商品:小型立式加工中心维修,工业机器人,NC数控系统

发那科,是一家提供如机器人和电脑数控机床等自动化产品服务的公司,其数控系统,工业机器人和制造加工设备在全球工业市场都保有一定份额,也是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总部位于日本山梨县的忍野村(抱歉和忍者一点关系也没有),目前在全世界46个国家有252个办事处。

特别是广为人知的作为制造业利润率接近40%,"无借金主义",良好的现金流状况以及曾经的神秘主义等等。笔者自己对制造业有浓厚兴趣,也接触了很多制造业的企业,从很多方面来看,不论是作为日本的企业还是世界范围的一家制造业公司,发那科确实是非常特殊。让我娓娓道来。

FANUC的前世今生

FANUC的名字来自Fuji Automatic NUmerical Control的缩写,即富士自动化数控。没错,发那科是源于富士通,但是早在1972年就已经从富士通脱离。发那科的创始人叫 稲葉清右衛門,(他有一本自传,当然主要是歌功颂德blabla)毕业于当时东京帝国大学的精密工学科(清右卫门和他儿子善治都跟东大和东工大的工学部有诸多关联,以至于流传东大和东工大容易在公司里出世的说法),后进入富士通的計算制御部,做电动油压脉动电机和数控系统的开发。据自传的描述,那个时候清右卫门同学和他的同事参考一份来自MIT关于数控系统雏形的论文报告(MIT当时开发了世界第一台数控铣床雏形机),反复钻研,在1956年开发出日本民间第一台NC数控系统。在58年由牧野フライス的机床开始投入使用,所以这也是发那科和牧野的渊源颇深的理由,可以说对于发那科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

 

1956日本民间第一台NC系统

 

1959年开发的电动油压脉动电机1号

在1972年,从富士通的NC部门独立成为富士通ファナック,当时富士通对这个子公司有出资,然后逐步随着发那科的发展扩大这部分比例在下降,直到2009富士通把最后一部分股票卖掉以后可以说完成结构上的独立,时至今日各个场合上发那科与富士通都是友好的态度和表述。回到当时,从富士通母公司独立时,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发那科急需资金,清右卫门和追随的员工都坚信自动化产业是将来要起飞的行业,说服了当时富士通社长来支持自己得到了投资,这份支持很重要,帮助发那科度过了最初几年不断的赤字直到扭亏为盈。

期间的第二个问题是电动油压电机。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机爆发,本来发那科当时开发的电动油压脉动电机性能是得到客户的肯定的,但是石油危机导致电力和石油制品的成本上涨以及供应不稳定问题,石油危机后很多客户对这种电机抱有看法,改良版电机的开发迫在眉睫。那个时候,集中力量连续开发了5个月,但是最后还是因为噪音过大问题没有制造出合适的产品。当时电机选择有两种,一种是open-loop形式的脉动电机,一种是closed-loop的DC电机。因为脉动电机当时是清右卫门主持开发,并具有独占性,所以才有此执念。在充分调查了DC电机制造商的情况以及判断当时来不及开发出可以实用化的电机后,没有一点犹豫,清右卫门同学做的堪称发那科历史上转折点的决定,与当时美国的GETTYS公司签订协议购买DC电机使用。这奠定了发那科在其数控领域长足发展和高市场占有率的基础。后来有很多经济学者的观点来看,发那科的数控帮助日本的很多制造业的生产自动化提供了基础,也是被称为【支撑日本的企业之一】的原因。

发那科的黄色据说最初是清右卫门在富士通时期用过的一类办公纸的颜色,可以集中注意力,另外是因为古代中国皇家使用的颜色,有威严blabla......最主要是在工厂内黄色起到警示作用。发那科里里外外很多物件和产品都是这种位图时代标准色之一的黄色,虽然感觉很沉旧,但是好处是辨识度高。除了特别订单要求外观其他颜色外,近年推出了绿色的人机协调机器人就是要提供绿色象征安全的信息,而且这个绿色也是那种位图时代的标准色,我也是无力吐槽。

这以后就是发那科一步步走向大企业的过程(当然同样会受到08年的雷曼危机和13年的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影响)

 

多元化发展

发那科在发展过程中,由最初的NC数控产品发展到现在FA,ROBOT,ROBOMACHINE三个大事业部。

 

FA部门,主要产品有

CNC数控系统(最新型号为30i/31i/32i/35i-MODEL B系列)

 

伺服电机维修(代表性的比如AC SERVO MOTOR αi-B 系列)

 

激光加工机(从以往CO2 laser到开始主推fiber laser,与古河電気工業合作)

 

ROBOT部门,主要产品线

机器人主要包含搬运,弧焊,涂装,组装(食品,药品,精密装配等)等类型,最新推出了绿色的人机协调机器人(有的机种是原机种配置了特殊材料的绿色防护外壳,传感器等)

ROBOMAHINE部门,主要产品有

ROBODRILL小型立式加工中心

 

ROBOSHOT注塑机

 

ROBOCUT线切割加工机

 

ROBONANO高精度精密加工机

 

以上产品的介绍说明和规格书可以在官网下载到。

实际上,从内容上可以看出,作为制造业,发那科的产品种类并不多。业内的共识是,发那科不会贸然参入自己不擅长的事业领域,而是专心在自己有优势的领域保持领先或者追赶的前提下谨慎的寻找新的市场机遇。

 

实力和文化

发那科的综合实力强,一个是研究开发的投入经费较大,有充足的研究开发人员,同时能够有效灵活运用用户反馈来改善产品。另一方面,表现在市场上就是站在产品长期使用和维护的观点来看,产品的性价比是高的,也就是说也许它的产品定价不低,但是如果对比其他公司,用户在使用上所消耗的维护成本可能会相对低,使得整个使用周期的成本降低。此外,发那科的售后和维护投入较大,因为自身对生产技术就有很深厚的积累,能够为用户提供非常有效的服务支持或者解决方案。(比如全自动化工厂,相信很多参观过发那科本社机器人工厂的人都知道,而这些全自动化工厂已经运行超过十年,积累了非常多的实践经验。)

在开发-制造-销售-服务 这一连贯的脉络下,充分参考了其他企业的经验和方法论(特别是生产技术方面),保证了作为制造业但利润率却能接近40%的基础。

除此之外,我觉得发那科的两任领导人稻叶清右卫门和他的儿子稻叶善治的管理对公司起了重要作用。从我个人的感觉来看,清右卫门坚持的商品开发原则保证了产品具有强大的竞争性,一些重要决策非常有长远眼光和果断性,包括跟西门子的恩恩怨怨,GE的合合分分等等,以及对待外国人员工(特别是本社中国人员工)还是很厚道的。许多日本的经营学家也认可清右卫门其实也是日本制造业的所谓经营之神之一。稻叶善治成为后来社长的经由,背后也有很多可以八卦的内容,但是我觉得并没有探讨的价值。虽然有的人对他褒贬不一,我个人觉得他的能力不弱于创始人。

15年美国投资家大笔购买了发那科的股票,并对公司财务运用方面提出要求和建议,以及后来的政府所要求的大型上市公司对外部信息开示的要求等等,善治的处理都算得当。早在2011年有半年左右,发那科的主页曾经关闭,加上公司很少在公众宣传,主要营销精力都投入在业界相关的地方,比如各大工业产品展示会等(比如迷之成田机场和上海浦东机场手推车上的logo),使得外界对公司的运营情况感到不够了解,甚至产生误解。为了改善这个问题,从去年开始,公司积极的对外开示信息,投入了公众宣传,比如接受了杂志和电视专访和在成田机场设立的展示角

从以往的新闻和报道也可以了解到,发那科的企业文化和管理形式也很特殊。在清右卫门担任社长,名誉会长阶段,是所谓カリスマ一般的存在,具有绝对决策权。包括与我本人终面的时候也是他给我决定的部门配属。但说句公道话,人终究要服老,时任名誉会长阶段,高龄的清右卫门同学并不适合全权掌管整个公司运营,这也被很多外部投资机构所诟病,认为会严重影响公司运转效率。但是即使这样,公司还能顺利发展,说明此时担任社长的稻叶善治很好的完成了工作,到最后说服清右卫门退休也做得很正确。

 

新的危机和启示

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发那科现在已经进入到一个危机四伏,暗流涌动的阶段。FA领域的成长钝化,所预言的印度市场爆发延后,全球及中国经济减速,都让曾经的立命之本的FA领域市场暗淡。好在ROBOT领域的发展一直很顺畅,但是在未来,越来越多的智能化技术的引进,各类新应用而投入的其他行业技术冲击的影响,都会左右ROBOT市场的发展。对于ROBOMACHINE,什么时候需要和其他亦敌亦友的日本企业正面刚呢,追赶的企业脚步越来越近,机械设备本身的性能体系上限提升越来越有限,终有一日需要要放下身段参入其他级别市场。

举一个小栗子,发那科推出的FIELD系统,里面有多少是发那科所掌握的技术呢?能保证自己在这个体系下充分盈利吗?

还有就是,下一代经营领导者,到目前为止,外部内部有怎样的意见呢。我不是说他就会被钦定的(虽然会被钦定),但是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个人肯定是不支持的呀。身为同辈人正面刚我们也是不虚的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我们能做的就是完善自己,积累能量。我对中国制造业未来5年的发展前景不乐观,但从历史进程来看都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们一步一步慢慢来。

 

参考资料:

ファナック - Wikipedia

孤高の製造業 ファナック 利益率40%を生む異様な経営

ファナックの歴史 - 会社案内 - ファナック株式会社

『ロボット時代を拓く―「黄色い城」からの挑戦』PHP研究所

【時代のリーダー】稲葉清右衛門・ファナック社長:日経ビジネスオンライン

sme-tokyo.org/library25

rieti.go.jp/jp/publicat

展开全文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另一个微信号
  • 另一个微信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19年3月24日09:03:44
  • 转载注明:https://www.looeo.com/fanuc-nc-system/